本文标题:7岁女孩惨遭继母剁手 断手被丢粪坑_。本文主要介绍7岁女孩惨遭继母剁手 断手被丢粪坑内容,同时包含7岁女孩惨遭继母剁手 断手被丢粪坑,相关资讯。我们致力于提供最优质的7岁女孩惨遭继母剁手 断手被丢粪坑_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娱乐资讯 >>正文

7岁女孩惨遭继母剁手 断手被丢粪坑

发布时间:佚名1次编辑:本站小编

7岁女孩惨遭继母剁手 断手被丢粪坑

7岁女孩惨遭继母残忍剁手

  日前,在龙岩武平发生一起继母伤害继女案件。据悉,该名女子将7岁继女的右手砍掉并丢弃粪坑。

  “爸爸,我的手哪儿去了?”昨日下午,7岁的女孩小婷(化名)躺在病床上,发出微弱而低颤的哭声,让人揪心。“宝贝,摸一下,很快就好了。”父亲王德科,眼眶的泪在打转,但在女儿面前,他强忍着。

  村里的邻居、亲戚,在制服吴某的同时,分头四处寻找这只幼嫩的手。目前,小婷的断手虽已接上,但情况并不乐观。

  一声惨叫 小女孩手被剁下

  昨日,导报记者来到小婷家。从她家厨房到门前的地板上,都是血迹斑斑。而厨房的地板上,还留下五道清晰的“刀痕”。

  小婷的爷爷王泉兴说,小婷的手就是被她后妈,用厨房里的菜刀剁下的。“把她拉入厨房,按住手,一刀刀砍……”

  28日下午3点多,王泉兴正在房后接水管。他有点耳背,但突然间,家里传来一声惨叫,于是,他赶紧跑回家。

  此时,小婷站在门前,嚎啕大哭,而她的右手不见了,血还一滴滴往下流。当时,王泉兴腿都软下去了,但他还是抢步上去,紧紧抓住她的手臂,帮其止血,一边向邻居求救。

  出事前,小婷正和几个小孩在房外一起玩耍,其中有邻居王德朝的女儿。玩了一会儿后,小婷说回去拿糖果吃。王德朝的女儿说,听到叫声,她以为“小婷妈妈又打她了”,赶紧回去叫父亲王德朝来救。

  而王德朝赶来后,却见到王泉兴按住小婷右臂,一直呼救。他马上折回屋内,骑上摩托车,把他们送往村里的小诊所。

  村民接力 粪坑里找到断手

  送到村里的诊所,医生赶紧帮忙包扎,同时,让王泉兴要把剁下的手找到。于是,王德朝又焦急地骑摩托车赶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王德朝电话通知村里的邻居、亲戚,要找到小婷的手。一时间,村里的所有人都分头寻找。“她的后妈还坐在大厅里,挑拣烟叶,很镇定,好像一点事都没有。”小婷的姨婆刘新凤说,她在小婷家里的厨房找,可一直没看到。

  看刘新凤在找,突然,小婷的后妈跑出来,从门前的沙堆上,捡起被剁下的手,一直跑到屋后,丢入粪坑,“还用棍子,搅入坑底”。

  此时,王德朝也已赶回来,刘新凤把情况告诉了他。“她手中拿着刀,阻止村民找。”王德朝说,她还扬言就是想废了小婷。

  王德朝找了一根棍子,打落她手中的刀,而其他几个村民,费了很长时间,才把手找到。王德朝说,很快,派出所的民警赶来,把她制服了。

  性格古怪 时常殴打家人

  小婷的后妈吴某,35岁,江西人,三年前,通过别人介绍,和大阳村的王德科在一起。

  两人没有结婚,去年,还生下一个女儿。事发前天,小女儿生病,王德科和母亲刘光凤带着她去武平县医院治疗。

  刘光凤说,吴某很暴力,时常殴打家人。“去年,用铅笔刀在小婷脸上划了几道口子。”刘光凤说,随后,又用水壶砸在她头上。

  刘光凤想过去救孙女,但吴某又揪住她的头发,一直打。刘光凤还说,吴某还曾拿干活用的铁锹,打在公公的脸上。此外,吴某还会打老公王德科。

  刘光凤说,虽然相处了几年,但她不了解媳妇,不知道为何会打人,“很少问她,问了会起冲突”。而在隔壁邻居看来,吴某很少跟人交流,比较孤僻,性格有点怪。

  而在丈夫王德科眼里,妻子吴某“有病”。王德科说,认识的时候就听说,她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去年,王德科还带她去医院治疗过一段时间。

  此后,吴某就在家服药。王德科说,原来想能治疗好,同时,也一直提防着她,一直吩咐家人,不能激怒她。

  王德科说,他也想不清楚,妻子为何会突然剁下女儿的手。昨日,导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吴某已被警方控制,具体的案情还在进一步了解中。

  新闻链接

  女孩:爸爸,我的手哪去了

  后来,小婷被送到了武平县医院,之后又转到龙岩市中医院。昨日,导报记者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小女孩。“爸爸,疼。”7岁的小婷,半眯着眼睛,哭声微弱而低颤。而病床前的王德科,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但他强忍着安慰女儿。“爸爸,我的手去哪儿了?”王德科说,女儿跟他说,她的右手没有知觉。王德科说,他把女儿的左手挪过去,“让她摸一下,还好好的。”并安慰她,很快就能好了。“女儿还小,但出事后就变得很警惕。”王德科说,一动她的手,就哭,心理有阴影了。作为父亲,他一直自责,同时,担心女儿以后该怎么面对生活。

  医生:手已接上,情况不乐观

  昨日,导报记者从医院了解到,目前,小婷的手已接上去,但手能不能存活,并不乐观。

  医生说,小女孩的整个手腕被剁下来,情况很严重,而且,手术进行了十几个小时,很艰难。

  爷爷王泉兴说,一家人的生活,都靠着几亩烟田,收入很少。“进医院的时候,没有一分钱。”王泉兴说,目前已经借了两万多元,想转到比较好的医院,但是家里确实没有钱了。

  微评

  你的良心哪儿去了?

  看完这条新闻,心情很沉重,久久不平复。

  可以想象,当时的场面很血腥、很残忍。

  一个年仅7岁的小女孩,被活生生连剁多刀,剁下小手。

  虽然是继母,或许平日里,继母也不大善待小婷,但是小婷也绝对想不到,妈妈会突然把她的手剁下来。“爸爸,我的手哪儿去了?”是小婷哭泣中的问话。但和大家一样,笔者更想问她的母亲,哪怕是继母:“你的良心哪儿去了?”

  在这里,笔者由衷地祝愿小婷能早日康复。

弃婴、送养、辍学,我所知道的几位陕南女性的故事

几天前,「贞观」刊发了一篇文章《陕南留不住女性?》,作为一名陕南长大,如今定居西安的女孩,我的女性朋友们也大都和我经历相似——通过高考等渠道走出了大山,或在北上广打拼或在西安落脚。我们眷恋故乡的山水秀丽、生活安适,却不愿或不能再回去生活。原因各不相同,本应一笑置之,但文章下的一则评论深深触动了我的心。这段话打开了我尘封的记忆,女婴被扔甚至被杀这种事从小就时常耳闻,大人们聊起来时也不会刻意避讳。在校园悄悄话里,时常流传着XX在上学路上、河堤旁边、甚至是公厕粪坑里看到小手小脚,最可悲的是,在那个年代这些甚至都不算新闻。回忆我的童年,因为父母的工作变动在不同的村镇和县城之间来回搬家和转学,成长在医院大楼,距离人间疾苦更近,也正因为如此,我见过的故事更多,对于上述评论更能感同身受……匆匆敲下这篇文章,无意抹黑或是抨击家乡,只想简单讲述几位我所认识的、被遗弃的陕南女性的故事。桂 花桂花比我们都大,小学四年级时她当选班长,从此每天放学后会温柔地指挥我们几个走读的孩子们排成纵队,沿着街道右侧按次序走回家,我记得桂花家住在街道最北头一间小小的旧房子,有个老奶奶常拄着拐在门口等她,桂花叫她老太。桂花长得高挑漂亮,沉默寡语,穿的衣服常不合身,但干干净净,她乌黑亮丽的大辫子让我们这些只能扎个啾啾的黄毛丫头们嫉妒不已。六年级的某一天,她突然请假并再也没来上过课。听说她的老太去世了,班主任带着我们几个班干部去桂花家探望,那个小小的旧房子门外搭起了白色的布幔,面目模糊的人们不停进进出出,披麻戴孝的桂花跪在地上烧纸,一个自称是桂花婶婶的中年女性跟班主任解释:“一个捡来的女娃子,我们家养这么多年确实可以了,念书可供不了……”当晚,班主任找完她的家人又找乡镇上的干部说情,最终桂花的“叔公”松口答应让她把小学读完,但一直到丧事结束,桂花再没有来上过课。桂花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小升初的考场上,考试结束后同学们热情地把她围在中间,舍不得散去,桂花习惯性带着大家排着队往家走,路过小操场不知是谁提议进去玩一会,大家找了个树荫围坐在一起,桂花说,她已经订了婚,婶婶给介绍的,她年龄还小,男方希望等她到十八岁了就领证。她说拿到小学毕业证后想出去打工,家里反正也呆不下去了,看能不能等自己挣到钱了把婚退了……我记得那天太阳很毒,小伙伴们顶着一头汗各自回家,蝉声在耳边嘶鸣让人心烦意乱,而我从此再也没有见过她。玉 兰玉兰是我另一个小学同学,清秀娇气。六年级的一个下午,一个开着崭新小轿车的漂亮女性来到学校门口,她把玉兰叫出去说了几句什么,到了放学,玉兰躲在女厕里怎么也不肯出去。我们挤挤挨挨在厕所门口,听到玉兰对闻讯赶来的语文老师哭诉:“放学带我走,我不敢出去。”后来才知道,玉兰是被领养的,她的亲生父母是邻市某单位的小领导,中年意外怀孕,托关系看B超误以为是个男孩,请了半年病假,租住在西安城中村的旮旯里躲了半年,拼老命生下的孩子落了地才发现是个女儿,两口子在医院就吵得鸡飞狗跳,谁也不愿意失去乌纱帽,闹到最后还是隔壁病床的产妇想了个办法:她有个亲戚家里只有个残疾孩子,特别想再养一个,无论男女。1990年夏天,专程赶来西安的一对农民夫妇,提着几罐奶粉、用一条毛巾被裹着出生刚满一周的小女婴,坐上回家的绿皮火车。玉兰从小并不知自己是领养的,家境虽然贫寒,父母和残疾哥哥把她当成掌中宝,生活得无忧无虑。直到亲生父母退休,家境富足的他们陷入空虚,想起那个十几年前被送走的孩子。在玉兰亲姐姐来学校说破之后,双方僵持了数年,初三的第一个学期还未开学,不情不愿的玉兰坐上那辆神气的小轿车前往隔壁市读书生活,而养父家残疾的大儿在街头拥有了一个小小的卖香烟的门店。玉兰一直和同学们保持着联系,她想要了解大家的近况,仿佛自己一直没有离开那样,也会分享自己的生活,不过内容大都不太开心:不适应当地学习节奏,不会说当地方言……她说,退休了的亲生父母依然很谨慎,虽然把她要了回去,但对外依然宣称自己是求学借住的远房侄女,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本来我也叫不出口爸妈”。玉兰大学考上了沿海的某个省会城市,毕业后就留在那里工作成家,她不久前还专程回陕南老家一趟,带着新婚的丈夫。养父母抱着她老泪纵横,残疾的哥哥准备了丰厚的红包,他总觉得当初家里为了他把妹妹卖给了别人,愧疚不已。玉兰说:“爸妈疼爱了我十几年,我怎么会恨你们,要怪只能怪那边的爸妈当初没把我生成个男孩罢了。”丁 香丁香比我小六七岁,有一双比例惊人的大眼睛,闪烁着狡黠的光。她出现的出现有几分神秘色彩。某个寒风呼啸的雪夜,养父母家的大门被叩响,他们开门后室外寂静无人,地上有一个纸箱,一个刚足月的女婴睡得正熟,那便是丁香了。据丁香妈妈回忆,纸箱里有一套孩子的换洗衣服和一床小被子,再无其他。雪地上脚印杂乱,来人似乎刚刚离开,她抱起箱子时甚至还能感到上面的余温,只是很快就消散在了寒风里。丁香爸妈有两个儿子,大的去了边疆当兵,小儿子也在本地初中寄宿上学,两口子种地之余还做点小生意,算是殷实人家,也许送孩子的人早已暗中打听过。虽然有些意外,毕竟伴随着生活条件越来越好,遗弃孩子的事情在农村也没有那么常见了,但老实厚道的他们最终留下了这个体弱多病的孩子。因为和养父母年龄差距太大,加上家族人丁兴旺藏不住秘密,丁香很小就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但这并不影响她作为幺女在这个家里的受宠程度,刚被送来时每夜都会惊醒,哭闹不休,除了日日跑医院,丁香妈妈还四处求偏方,在娘娘庙里跪了一夜,求来黄色护身符,叠成小小的三角形,用红布包缝好挂在丁香脖子上,一直戴到她四五岁。养父母前面两个都是儿子,摔摔打打地也就长大了,到了丁香上学的年纪却不舍得送她寄宿,专门买了摩托车只为接送女儿上下学。丁香无忧无虑地长到十五六岁,高中时亲生父母终于露面,他们的苦衷毫无新意:连生了五个女儿也不死心的农村家庭,把最小最弱看似养不活的孩子扔在邻村人家的门外,如今他们年纪渐老,这些年因为忙着生孩子,家里穷得叮当响,而那个被送走的女孩,却出落得灵性漂亮。一开始是悄悄托人带话请她去家里玩,被拒绝后让几个女儿去学校门口堵丁香,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丁香不堪其扰,在同学围观下和对方大吵了几架,既觉得丢脸,加上本来学习成绩也不理想,勉强撑到高三会考结束,确定能拿毕业证后就收拾书包回了家,说什么也不去学校了。年迈的丁香爸妈气得够呛,找到对方家里大吵一架,两家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丁香不想待在山里,她和几个老乡一起去了广州,又辗转去了深圳,在某个电子厂找到了工作,从此成为一名流水线上的女工,偶尔会分享一些生活花絮,她还找了一个外地的男朋友。疫情前,丁香在朋友圈晒出带父母去北京玩的照片,他们在人潮汹涌的天安门前合影,丁香亲热地挽着爸妈的手,教他们怎么比V,三个人都带着局促但满足的笑意,配文只有简单的一句话:时光时光慢些吧。腊 梅准确的是说,腊梅原不是陕南人。八十年代中期的一个寒冷清晨,腊梅的妈妈来西安出差,在老火车站的城墙根下看到一个破旧篮子,包裹里一个丑陋的女婴冻得脸蛋发紫,哭声像小猫一样细弱,周围一群闲人指指点点,但并没有人做点什么。腊梅妈妈已经走出了火车站,又忍不住走了回去。她买了奶粉,在车站门口的摊子上要了热面汤兑了给喂下去,娃娃睡着了,腊梅妈妈就抱着孩子等,足足坐了一整天,到了傍晚,卖面的大婶要收摊了,劝她把娃送福利院:“我们在火车站把这样的事情看多了,丢了的女娃再没人来寻。”腊梅妈妈左思右想,最后心一横,抱着孩子坐上了回家的火车。腊梅妈妈家境富足,是那个年代典型的“全家商品粮”,只有一个上初中的儿子,突然冒出一个女婴引起了不少风言风语,不仅办收养手续花了不少钱,因为某些政策原因,公务员的工作也丢了,腊梅妈妈倒也不懊恼,她精心地照顾着这个孩子,从牙牙学语到上学读书,她把腊梅当成眼珠子来爱。腊梅本人从小就展露出了不同于寻常孩子的一面,她的成绩一路领先,但更难得的是那份不受环境影响的刻苦和自律,那个无论寒暑,每天清晨雷打不动沿着小城外河的长廊一边跑步一边背单词的身影,深深烙刻在我们这些低年级学弟学妹们的心底。腊梅读高一的时候,学校为了冲击重本录取率,和西安市某家知名高中定下协议,选送几个好苗子过去插班读三年,借对方的师资冲刺名校,等高考再回原籍参加考试,腊梅毫无疑问是第一个被挑走的。名校的竞争格外激烈,在本校傲视群雄的的腊梅第一次去就考了个中下游的名次,深受刺激,从此更是恨不能头悬梁锥刺股,而腊梅妈妈担心女儿,跟去西安租房陪读了三年。苦心人天不负,腊梅最终成为了小城第一位被某顶尖大学录取的历史性人物,那个暑假,她家被前来道贺的亲友们踏破了门槛,按本地风俗,流水席足足摆了三天,腊梅爸爸红光满面地从单位领回了“教子有方”的奖状,腊梅的初中,高中,甚至小学都邀请她回母校讲座传授学习秘籍。而除了腊梅本人的优秀之外,被热烈传颂的还有她的身世,父母们私底下声讨自己那不听话的孩子时,也会忍不住冒出一两句酸话:“不争气的东西,还不如人家在火车站随便捡一个。”这一切腊梅都不会知晓了,她去北京的那个夏天,我们几个小孩凑在一起用手机搜索那个传说中的校园,在人人网上一张一张浏览那些天之骄子们分享的大学相册。因为腊梅,这个从前觉得遥不可及高高在上的学府似乎和自己距离变近了几分,老师们也敏感地察觉到,一向闲散的本地的学生们求学热情高涨了几分。迎 春最后要讲的,是迎春的故事。迎春出生在六零年代末,上面有一个哥哥五个姐姐,和她一起哇哇坠地的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在那个没有计划生育,越生越穷、越穷越生的年代,她的出生并没有引起任何关注,妈妈一心扑在弟弟身上,迎春还在月子里就经常饿肚子。为了避免饿死这孩子,迎春的爸爸用自己染花线的工具在集市上换回了一头羊,让几个姐姐每天轮流挤羊奶喂她。迎春长到了三岁,妈妈又生了个妹妹,满屋子孩子饭都快吃不上了,迎春妈妈心里一合计,走路去镇政府转了几圈,找了个看起来最顺眼的工作人员,上去就问:“你家有孩子吗?我送你一个吧?”说来也奇,那个工作人员确实结婚十多年没孩子,他回家和妻子商量了一下,第二天拿着几样副食一匹布去了迎春家,进门还没寒暄几句,敏感的孩子们已经察觉到了对方的来意,大的吵小的哭,闹成一团,谁也不愿意被送走。沉默寡言的父亲坐在角落里抽着烟袋锅子,脊背越弯越低。迎春妈妈挨个看过去,两个宝贝儿子是绝不能送人的,几个大一点的女儿已经算是半个劳动力了,送出去不划算。怀里的小女儿才刚满月,正是惹人心疼。只有小小的迎春是最不讨喜欢的一个,在母亲的示意下,几个姐姐把瑟缩在角落里的她拉了出来,迎春虽小但也知道事了,她心里害怕得很,但平日里挨打惯了,几个姐姐把她往出推,也不敢反抗,任由这对陌生的夫妇把自己抱起来,走出了这家门。新爸妈出门第一件事,就是给迎春买了双新鞋子,在此之前她穿的衣服裤子都是几个姐姐一轮又一轮淘汰下来的,布鞋前面破了洞,大脚趾都露在空气里,她局促地穿着自己人生的第一双新鞋子走进了新家,养父母给她改掉了原本那个类似于“招弟”的旧名字,她拥有了一个和“迎春花”一样朝气蓬勃的新称呼。新家经济条件更好,迎春终于能吃得饱了,她长高了个子,开始上学后,背着小书包领回了一张又一张奖状。好景不长,迎春的养父母不是本地人,他们是因为一场运动下乡来,领养迎春后没两年,养母得到了回城的机会,头也不回的走了。养父是个文化人,一辈子不怎么会做家务,养母离开后,迎春接下了家里绝大多数家务活,踩着小板凳给自己和养父做一日三餐,左手背上至今还有当初被菜刀切出的深深刀疤。父女俩相依为命的日子,以养父带来一个后妈结束。后妈是从河南逃难来的,走在半路上死了男人,她一个女人带着四个半大孩子实在没了活路,经人介绍愿意和迎春养父这个成分不好的孤寡男子生活。突然多了五张嘴,家里一下子就捉襟见肘了起来,养父在单位干活之余,还要偷偷帮人写挂号信挣点零钱,才能勉强糊口。后妈是个面甜心苦的人,她来之后迎春虽然没挨过打,却总是犯错被罚站。罚站时间几乎都在晚饭前,养父想要叫她一起来吃,总被后妈以“给她单独留饭”为借口拦住,等罚站结束,留在灶台的往往是两勺糊锅底和几口剩菜,吃完冷饭迎春还要把一家人的碗筷洗刷干净才能饿着肚子睡觉。情况在后妈为养父生下一个男孩后变得更糟,后妈的孩子们开始刻意欺负迎春,“没人要”“野孩子”被挂在嘴边,养父看在眼里,四十多岁才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儿子的他无法对立了大功的妻子说些什么,只能咬紧牙关,借了点钱,送迎春去邻县读中专,远远躲开了家里的是是非非。在此之前,成绩优异的她被老师们一致认为是考大学的好苗子。学校在西安远郊的一个偏僻土原上,每逢寒暑假迎春也不回家,坐火车去外地的养母那里蹭住。养母早就另外成了家,她对这个便宜女儿没几分感情了,但当初抛下他们总有几分愧疚,对她虽是淡淡的,但并不苛刻。迎春甘之如饴,为了不惹人嫌,她在养母家从早忙到晚,做力所能及的家务活,等到开学前,养父会把学费和一整个学期的生活费寄过来,她再拿着汇款单去学校报道。卫校毕业后迎春回到了小城,她在招工考试中考了全县第二名,成为当地医院的正式工,单位给她分了一间十平米不到的小宿舍,一张单人床一张小书桌,她背着自己的铺盖卷搬进来,从此才算是告别了寄人篱下的日子,有了一小片能栖身遮雨的屋檐。故事说到这里终于可以揭晓谜底,迎春就是我的母亲。这位普通的陕南女性,一生勤勤恳恳,以德报怨。无论曾经抛弃她的我的亲外公外婆、还是曾经让她无家可归的继外婆,在她们年老时,我的母亲都尽力照顾,在所不惜。尤其是供她读书的继外公,她满怀感恩,照顾缠绵病榻前的他足足十年,尽了自己为人儿女的孝道。只是偶然和我谈起过去时,妈妈也会忍不住失声痛哭,“没人要的孩子”虽然只是舅舅当年的一句童年戏语,却像妈妈左手那道巨大的伤疤,贯穿她的整个童年和青春,一生不能释怀。至于桂花、玉兰、丁香和腊梅,她们都是活生生的真实存在的人,我曾见证或围观过她们的前半生,她们和我的母亲一样,降临在一个不被欢迎的家庭里,接受命运带来的颠沛流离,但她们和我母亲不一样的是,这个时代早已不同于过去,女性们拥有更多选择,她们有能力和决心,走出那片大山,走出命运的桎梏。 作者 | 萝卜大侠 | 陕南人

天猫双11晚会彩排探班:明星也是购物狂!

双11晚会场地   天猫双11晚会即将于今天晚上在全球直播。昨天在彩排现场,陈楚生、王铮亮、郭采洁、杨钰莹、霍尊等明星艺人接受了采访。问了才知道,原来明星也是购物狂,剁手党们晚上抢购前先来看看明星们的抢购...

支付宝晒年度对账单 你也要“剁手”了吗

图示 1月15日,支付宝发布2012全民年度对账单。 一年网购花费几万就该剁手了?别着急,恐怕还远远轮不到你!昨日,支付宝2012个人年度对账单正式上线,“晒年度支付宝对账单”成为门户网站微博上的热门话题,网友们...

支付宝晒年度对账单 你也要“剁手”了吗

图示 1月15日,支付宝发布2012全民年度对账单。 一年网购花费几万就该剁手了?别着急,恐怕还远远轮不到你!昨日,支付宝2012个人年度对账单正式上线,“晒年度支付宝对账单”成为门户网站微博上的热门话题,网友们...

女子不堪同事骚扰报警谎称被强奸

女子不堪同事骚扰报警谎称被强奸   报警说谎也是一种违法行为,但是很多时候人们因为对法律认识的缺失会作出这种违法的行为,日前,就有这么一起报警谎称自己被强奸6次未遂。...

把妹实用方案:先从朋友做起

把妹总是需要方法的,那么怎样的泡妞方式才是最简单实用的呢?很对人都在研究,那么今天小编就带大家来看看泡妞高手总结的方法。...

成功约会女生5步走 随时作好邀她约会的准备

约会女生5步走 随时作好邀她约会的准备 在想追求一个女生的时候,什么事情是最烦恼的,不是她不答应你,而是她连献殷勤的机会都不给你,所以想要追到一个女生一定要想办法和她约会,在约会过程中让她了解你,对你产...

男人要注意那些女朋友给你的小考验

男人要注意那些女朋友给你的小考验   很多时候女人总是喜欢设置一些小考验来看看眼前的男人,这个时候就要格外的注意,往往一个不注意就会让你女人对你很失望。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女孩子一般会布置哪些考验...

五一劳动节放假安排 返乡旅游早打算

五一放假安排   2014年五一劳动节放假安排已经出来,如图所示。今年五一劳动节是星期四,连休一号、二号、三号三天。这样算的话,五月四号,也就是星期天是需要补班的。三天的假期,如果有打算出游,或是返乡的朋...

高考作文:戴着镣铐起舞

高考作文   昨天,各地高考作文题揭开神秘面纱,也愁坏了两类人———考生和段子手。前者揪心的是,题目永远似曾相识,就像前不久开出大奖的那一注双色球号码,但问题就在于漫漫备考期,你说我咋就没想到呢;后者...

日本教师携妻子公园拍裸照 双双被逮捕

事发的公园   据日媒报道称,日本宫崎县警方于27日在宫崎县新富町公园逮捕了35岁的私立中学教师菊池祐介及其妻子。据悉,这名老师因为和妻子在公园里公然裸露而被逮捕。...

7岁女孩惨遭继母剁手 断手被丢粪坑

7岁女孩惨遭继母残忍剁手   日前,在龙岩武平发生一起继母伤害继女案件。据悉,该名女子将7岁继女的右手砍掉并丢弃粪坑。...

“染色瓜子”易变脸 专家建议买原味的【图】

洽洽被指臭瓜子较多 上海发现的“染色瓜子”,浸泡半小时后,绿茶瓜子水全变绿,红茶瓜子水都变红。...

酒吧内喝酒起争执 19岁男子被人用刀捅死

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 3月14日凌晨在遂宁市射洪县滨江路某酒吧内发生了一起杀人事件,一名19岁的男子被人用到捅死,原来事件的起因竟然只是一杯酒引起的。...

大学真人版“找你妹”走红 食堂没能见到一个妹纸

大学真人版“找你妹”走红 食堂没能见到一个妹纸 图中“找你妹”这游戏是最近手机上的一款热潮游戏,要求在图案中“找你妹”。可最近网上走红真人版“找你妹”相信大家都没见过,人人网友“俞程曦”上传一张学校食...

7岁女孩惨遭继母剁手 断手被丢粪坑

7岁女孩惨遭继母残忍剁手   日前,在龙岩武平发生一起继母伤害继女案件。据悉,该名女子将7岁继女的右手砍掉并丢弃粪坑。...

金显祐演过的电视剧 金显祐电视剧作品介绍

一起来看看金显祐演过的电视剧金显祐演过的电视剧丑八怪警报 孔俊秀(林周焕饰)和骗子父亲一起生活,度过孤单童年的他,父亲再婚之后得到了一对兄妹。短暂的幸福生活后,心中怀着继母“不要放开家族的手”的遗言...

俞小凡演过的电视剧作品介绍

一起来看看俞小凡演过的电视剧吧俞小凡演过的电视剧鸳鸯佩 载淞之女永恩自幼与督军沈详之子其峻订婚。载淞与发妻郁芩失和,郁芩与唐济出走。其峻留学归来欲解除婚约,途中巧遇永恩,一见倾心。永恩受继母虐待投奔...

赵文瑄主演过的电视剧有哪些

一起来看看赵文瑄主演过的电视剧赵文瑄演过的电视剧千金归来 沈长清是沈氏企业的继承人,年幼丧母的她由一心要将沈氏企业占为己有的养父潘伟森与表面温柔实则暗藏阴谋的继母丁雅琴抚养,并处处受到继母的女儿丁佳...

本文标题:7岁女孩惨遭继母剁手 断手被丢粪坑_。本文主要介绍7岁女孩惨遭继母剁手 断手被丢粪坑内容,同时包含7岁女孩惨遭继母剁手 断手被丢粪坑,相关资讯。我们致力于提供最优质的7岁女孩惨遭继母剁手 断手被丢粪坑_内容。